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设为首页
  • 点击收藏
  • 手机版
    手机扫一扫访问
    灵宝热线手机版
  • 关注官方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
    灵宝热线公众号

[弘农书苑] 朱阳老街记忆/渴望

0
回复
76
查看
[复制链接]

79

主题

81

帖子

37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74
发表于 2018-12-4 14: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意斑斓,时光墨染,沐浴着午后阳光带来的宁静,沉淀在心底的往事在秋季的碧空中如云朵一样慢慢晕开。有些事,如风中卷云,飘散天涯;有些人,如溪流落花,被心流忘记;有的地方,却是你心中永远的温暖,时时魂牵梦绕,如在眼前。


) F' E0 L" ?" s: U

朱阳老街,便是留存在我心中最美好的记忆。第一次见到这条老街,是我小学毕业后(一九八六年),暑假开学要去乡中学读书时。镇子离我的家很远,大约有六十里山路。那个时候,仅有的交通工具是马车(马拉车)。赶上开学季,大队安排车夫把学生的被褥和粮食统一装车运送,人则要步行。曲曲折折的蜿蜒山路,走起来很辛苦,还是孩子的我心里却充满着无限的好奇和希望,镇子上的繁华和新奇,对我而言,就像是一个绚丽的梦。而现在,我终于可以见到它了。

走了一天的山路,趟了无数条河,黄昏时分终于到达了朱阳街上。已经疲惫不堪的我,看到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街道,仍然兴奋不已。父亲领着我,进了街道拐角处的一家饭店,我特意看了看门牌,上面写着:“第二食堂”。低矮的瓦房,门是木板组成的,可以拆卸。门前的炉子上正做着金黄喷香的大饼,旁边的炉旁,一师傅正在麻利地炸着油条,黄灿灿的油条在沸腾的油锅里翻滚着……顿时感到饥饿难忍。父亲点了两碗捞面后,坐在桌旁给我讲,这是街上的第二食堂,人们都叫它小食堂,还有一家是第一食堂,也就是街上最大最好的饭店,在正街,那里的饭菜比这贵,我们普通人都不去那里。

吃过饭后,父亲带着我到乡中去报到。这所中学是乡里唯一的中学,坐落在老街的东头,校门口高高悬挂着:“灵宝第四初级中学”的牌匾。进入铁门后,一眼便看到坐北朝南的两层教学楼(在那时已是最现代的了)。从教学楼的西面进去,后面是连续几排的青砖瓦房的教室,每一排中间都长着高大的杨树,显得宁静又神秘。穿过几排房屋走到后面,便是学校的舞台。舞台两侧各有一排青砖小楼,下面是教室,楼上是宿舍。男同学的在东边楼上,女同学的在西边楼上。再往后走,就是最后一排房屋了,东边是学生食堂,西边是教师食堂,院中间一口水井,每天都能听到铁桶跟着井绳上上下下,辘轳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出了东门,就是学校的操场,长方形,布置着四个篮球场,钢管制作的篮球架喷着蓝漆,虽还是土场子,可也平平整整,比起我小学时代的球场和木制篮架气派多了。

朱阳老街就横亘在我们学校门前,呈东西走向,水泥混凝土铺成的狭窄的街道,两边各留约二尺宽的一个排水沟,低矮的青砖瓦房平行分布两边,商铺鳞次栉比,老旧斑驳。低矮的木板门依然起着重要作用,青一色的木制活动门板,早上店铺老板把门板逐一拆下,开始一天的经营,到晚上打烊后,再一块一块安装上,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闲适和安然,愈加显衬出古镇的宁静幽远。每一家店铺门口和街道边的排水沟上,都架有两块水泥板做为通道,供顾客往来。每当下雨时,总会有鲁莽的人不小心掉进排水沟,惹得过往行人一阵发笑。

3 v6 q% b0 X6 S& `" J9 N4 s

5 E. G: O% l- _6 C

顺着学校的方向,沿着街道向西走,老街渐次呈现出它的热闹。一般情况下,街面上也不是十分的喧杂,行人大都一副不紧不慢,悠闲自在的模样,或是闲逛,或是置物,笑语盈盈,相互寒暄,仿佛时间沉淀了下来,有一种诗意的美好。老街上的居民过着的是一种散漫、朴素、自然的生活。当清晨的阳光照进灰暗的门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和往常一样,掀开盖在窗下杂货摊上的蓝印花布,虽是一些针线和钮扣之类的东西,老太太依旧取下挂在墙上的鸡毛禅子,拂去上面的灰尘,似乎在拂去逝去的岁月。那些卖竹篮的,卖烧饼的,还有那老式的剃头店……也都在晨光的铺照中纷纷开张营业,开始了新的鲜亮的一天。光顾这里生意的大都是一些老主顾,他们在边谈边笑中就达成了买卖,就像是串门的老亲戚一样。


7 R2 a: e- @3 H- y# N, r( }8 }) x  Z

最繁华的当属老街中间新盖的三层百货大楼了。新式的门面非常气派,两边开着两个推拉式全玻璃大门。进入楼内,整齐的玻璃柜台和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商品,种类繁多,陈列有序。东边是卖衣服布匹鞋帽的,中间是卖化妆品的,西边是卖学习用品,五金家电电器的,就数这里最热闹,柜台上的卡带录音机里不停地播放着最流行的歌曲,吸引着众多人驻足欣赏。我上初中的三年时间里,有很多惹人遐想令人沉醉的歌曲都是在这里听到的,比如《故乡的云》、《甜蜜蜜》、《一无所有》等等。


! s1 t% v  W) N" v4 J! u! S3 w

露天电影院,坐落在老街的最西头,前面是两层的楼房,一楼是两个售票窗口,二楼是放映室,看起来非常破旧,与一墙之隔庄重威严的乡政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电影院的楼房和乡政府外墙之间一个约一米宽的通道进入后,才能到达露天电影院。四周的围墙很高,场地上用水泥板支起来的座位,一排一排的排列着,最后面竖立着两根钢管,上面挂着白色的银幕。别看这么简陋的电影院,那可是乡上唯一最热闹的***所。

记得上初三那年,满大街都张贴着《红高梁》电影的海报,就连学校大门口前的板报栏上也都贴的是。海报左上角的女主角,穿着大红对襟棉袄,骑着一头小毛驴,中间是四个轿夫抬着一顶大红花轿,轿帘半遮半开,轿中坐着的新娘露出水嫩娇羞的面容,甚是好看。右边一片成熟了的大红高梁,把杆子压的弯弯的。下面的几行小字写着:“红高梁”电影全国首映,大导演张艺谋,主演巩俐,姜文,票价两元。全校的同学都在海报前观看评头论足,我也不例外,但心里却暗自盘算着,平时的电影票价伍毛钱都不舍得去看,这次的票价这么贵?肯定是去不了了。其实我也明白,能去的同学并不多,大多数同学还是和我一样,家庭条件并不允许。


8 h" i9 T- D$ V9 h

到了晚上快八点时,我们班上几个平时比较调皮捣蛋的同学,拉着我,说一块去看电影。我就有些纳闷,明明都没有买电影票,怎么去?一个要好的同学贴在我耳边说不用买票,他们有办法能进去。我还将信将疑时,就被他们几个连拉带拽地走出了校门,直奔电影院。路上,他们告诉我,一会要从乡政府的院墙边上翻墙过去。我一听,心里就开始咚咚乱跳,有些害怕,我可是从来都没干过这种事情呀。他们几个安慰我说没事的,他们经常翻墙看电影,从来就没被捉到过。一个个得意忘形,满脸讪笑,很是瞧不起我的胆怯。

我是边犹豫边被他们拉着来到墙角下的。抬头一看,黑暗中翻墙的人还真不少,个个身手都很麻利,看来是没少翻墙。下面的人一扶,墙上面的人一拉,利利索索地就翻上了墙头。有些笨拙的我也被他们连拉带扶的凑上了墙头。上到墙头后,还要双脚交替走一字线,向前走十多米远,才能跳进露天影院的场子里。我是第一次翻墙看电影,不熟悉地形,也不知下面就是乡政府机关厕所的蓄粪池,直到上了墙后,一个同学才悄悄地嘱咐我,让我小心点,说墙下面就是个若大的粪便池,要是跌下去,那就麻烦大了!不说还不大紧,这一说,我心里立马紧张了起来,晃晃悠悠在黑暗中前行,十几米的距离却感到是那么的遥远,那么的艰难。眼看快要走到头时,一个趔趄,两腿已滑下高墙。那一瞬间,也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两只手在身体快速下落时,飞快地抓住了墙头,使出浑身的劲,总算是又翻上了墙,有惊无险地进入了电影院。我估计,在朱阳街上,有我这样经历的少年不在少数。少年时翻墙看电影的那种新奇和刺激,至今依然还常常让我忍不住地嘿嘿直乐。

从电影院再往西走,就是一片居民区了。临马路边上,依次开有几间铁匠铺子。冬天的时候,铁匠铺子的炉火前总是围着好多人,他们边烤火,边和铁匠师傅聊天。六十来岁的掌钳师傅,脸、额头上布满了小小的黑麻点儿。据说,那是长年累月火星儿迸溅所致。年轻点的汉子,抡着大锤,侧立一旁。只见炉中炭火噼噼叭叭,蹿升跳跃,很快,埋在炭火里的铁就被烧得通红。老铁匠持一把长钳,将热铁夹到铁砧上,他手中的小锤叮当一声敲击,小伙的大锤就应声砸下来,四溅的火花迸出老远,吓得周围的人慌忙跳开。老铁匠的小锤敲向哪里里,大锤就砸向哪里。小锤叮叮当当,大锤铿铿锵锵,伴随着一曲火与铁的合奏,一件器具便在美妙的敲击声中被打成了。然后浸入水中淬火,咝的一声,一股热气,满屋缭绕,这时,老铁匠的嘴角就会显露出一丝惬意满足的微笑。可别小看了这铁匠铺,那时庄稼人所用的䦆镰锄斧,一系列铁器工具可全都是这些铁匠师傅一锤一锤敲打出来的。$ a& E$ ~4 |2 S* t. R8 {. r2 W

老街上,有一条横贯东西的灌溉水渠。清辙见底的河水日夜不停地流淌着。每当早晨和下午,都会看见男女老少在渠边,或洗衣,或戏水,或坐在凳子上摇着手里的蒲扇纳凉下棋,也有小孩光着屁股直接跳到渠水里洗澡,欢笑声伴着流水声掠空而起,看似嘈杂繁乱,却透着一种自然悠闲的田园风光。水渠的东边多为居民的菜地,那竹架上垂挂的一根根粗壮青脆的黄瓜,那一串一串红的让人眼馋的西红柿,最令人牵挂和惦念。记得一次和几个同学经过那里时,不知怎么就非常馋,便跳进菜地里,人一下去,才陡然发现菜地刚被浇过,双脚深陷泥沼不能自拔,急忙抽身却为时已晚,惊慌失措中用尽全力拔出双脚,脚上的鞋子则沉没在泥水中看不到了。弯下腰在泥里一阵乱摸,心中又怕又急,这时不知谁一声喊,大家纷纷逃窜,有的光脚丫,有的提着一只鞋,别提有多狼狈了。

3 |) ]- x1 X  J, j7 |


+ d# \, i; k4 q# c5 Z# x+ A" X! B

站在老街上,向南望去,便是美丽如画的芙蓉坡。芙蓉坡的西侧是纯土源,大片的苹果园呈阶梯式一垄一垄沿着山基向上,勤劳的果农把果园打理的井井有条,尤其是花开季节,沟沟岔岔,坡坡垴垴,桃花、梨花、苹果花依时序竞相开放,走入其间,迎面一缕春风,四围都是花香,好似仙境一般。芙蓉坡的东侧土源上则多为杨槐树,杨槐花开之时,常有许多外地的放蜂人遁香而至,把蜂箱摆放在杨槐林下,在这清幽宁静的山野间酿造着他们的甜蜜生活。夏天的黄昏,老街上的人们便三三两两结伴出行,沿着河边,漫步到芙蓉坡,乘凉纳风。此刻,夜色将临,微风阵阵,山野间浓郁的草木气息弥漫开来。站在芙蓉坡上,放眼俯瞰,朱阳街区尽收眠底。一排排房屋在灯光的映照下,清淅,明朗,安静,祥和,宛若一曲优美纯净的小夜曲。
# T. R/ s& Z8 \9 ^( y, n8 F7 J. A+ h: p) R; N( [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朱阳老街,繁而不华,忙而不乱,群山怀抱之中的这座古镇处处都散发着一种超然于世的宁静和安适。一年四季的更迭交替中,老街也有属于她的热闹和喧哗——一年一度古老而盛大的“二月五会”。这一盛会起源于何时,从来没有听大人们讲过。只是每年过完了正月天,父亲便常常把二月五的古会挂在嘴边,天天念叨着,盘算着,像是要去赶赴一场盛宴,满脸满眼都是无限的神往。古会这一天,但凡是朱阳人,都会携老带幼,穿着一新,赶着车,骑着驴,早早地从自家的院落里走出来,他们踩着晨早的冷霜,迎着初升的太阳,或是在崎岖的山道步行,或是在田间的小路上急走,在他们的目光中,只有一个方向,那就是一路向着镇区出发,再出发。这一天,朱阳街上,一如涨了春潮的河水,处处都是纷杂喧闹,处处都是人来人往,来自四面八方的客商带着货物,从山那头的洛南,从山这头的阳平,肩挑背扛,车拉人推,热热闹闹熙熙攘攘地汇聚在朱阳的二月五古会上。平时买不到的稀罕货物,这里有;平时吃不到的特色小吃,这里有;平时瞅不到的漂亮小媳妇大姑娘,这里更是多的很。最热闹的还是戏台前,人挨人,人挤人,台上咿咿呀呀,古往今来,唱不完的悲欢离合。台下聚精会神,各有所思,说不尽的喜怒哀乐。各类小吃摊围绕戏台依次排开,石子烧饼肉夹馍,生炒凉粉羊肉汤,每一家的小摊前都是人头攒动,人声鼎沸。外地来的马戏团,杂技团,也在旁边空地上搭起棚子,锣鼓一响,好戏开始,会看的看个稀奇,不会看的看个热闹。游动的小商小贩更是宛若一条游鱼穿行在稠密的人群中,高高低低此起彼伏的吆喝叫卖声响彻在小镇的上空,给二月五古会凭添了许多的生动韵味。在朱阳人看来,古会是他们心底一个永远不变的情结,仿佛根植在生命中一样。直到很多年后,我才明白,这热闹纷繁的古会是山区农人们辛苦劳作一年后的压力释放,是寂寞乡村呈现喜庆和欢乐的一个舞台。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朱阳老街,对于许多人来说只是记忆深处的一个符号了,逐渐荒芜和远离,不再寻觅,也不再追念。如今的朱阳街,已是今非昔比。东西南北纵横交错的宽阔街道,镇区里的各种建筑鳞次栉比焕然一新,无不在书写着新时代的美好和富足。但在我的心中,仍然禁不住会时时想起朱阳老街的往昔过往。因为,那里有我少年时代青涩而美好的时光,有我一生割舍不掉的深情回忆。

& y3 W$ C1 W0 ^( u

渴望: 本名毋宝群,一个热爱文学的农者,作品散发于公众平台,代表作有《母爱,在岁月里沉香》、《清明》、《半梦半醒半人生》、《归途》、《思念如酒 越久越浓》、《没有你的日子》、《守候》等。本人颈椎骨折压迫神经致高位截瘫,瘫痪在床已十年有余,且伴有并发症。落雪红尘,坎坷人生,愿以文字为伴,为心灵找个出口。


* m% D. e, O5 u)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扫描微信二维码

查看手机版网站

随时了解更新最新资讯

400-123-45678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 9:00~18:00)

在线QQ客服
地址:灵宝市涧西区建设路东
电邮:5680398@qq.com
移动电话:18839896506

版权所有 灵宝热线 灵网备:[2016]S0010号 X3.2© 豫公网安备 41128202411302号( 网站备案:豫ICP备0902466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