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设为首页
  • 点击收藏
  • 手机版
    手机扫一扫访问
    迪恩网络手机版
  • 关注官方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
    迪恩网络公众号
夸父号

烟火崖上红旗飘 李亚民

0
回复
10198
查看
[复制链接]

256

主题

260

帖子

108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87
发表于 2019-12-31 08: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秦岭脚下,弘农涧河南岸,伏牛山麓的台地上,坐落着一个秀美的小山村。它就是灵宝市朱阳镇朱阳村烟火崖自然村,该村建筑古朴,环境优美,民风淳朴,文化底蕴深厚。站在烟火崖村头,枝叶遮天的“红军树”下,整个朱阳镇镇区的全貌及碧波万顷的龙湖景象尽收眼底,龙湖是七十年代整个灵宝人艰苦奋斗、战天斗地、改造自然造福社会的见证,从而才有了“窄口精神”的传承。而今,这样的故事在我们烟火崖村继续发生,展现了烟火崖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精神风貌,其故事情节同样的激动人心令人感叹不已。
     烟火崖占据朱阳镇区东南制高点,易守难攻,军事地理位置优越,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烟火崖在秦代是函谷关——西京(西安)用烟火传递军事信号的烽火台之一,因村建在烽火台下而得名——烟火崖。
     明末时期战乱频繁,黄河以南地区大面积土地荒芜人烟,明朝政府实施移民政策,从人口密集的地方,征发大量人口,集结在山西省洪洞县的大槐树下,由此迁徙到河南各荒芜地。据说最早移居到烟火崖村的是一对郭姓兄弟,之所以居住于此,就是看中了这里远离城镇背靠塬岭龙虎相拥的秀美村落,从朱阳街上根本看不到烟火崖村的民居,整个村庄完全隐没于青山苍翠的岭后,正是这种特殊的居住环境,使烟火崖村一代又一代避免了战火的涂炭而长期居住于此。烟火崖村人多为郭姓,至今村中的“郭家大院”仍然保持着古朴的建筑风格,为前来观光的人赞叹不绝。
     烟火崖也是个人才辈出的风水宝地,它始建于清代嘉庆年间,距今已有200年历史。据说,居住于郭家大院的先祖郭世勋曾连升三级后任两广总督。如今,那悬挂于门楣斑驳却不失厚重的“言行表坊”“忠厚可风”牌匾,那寄寓着家业兴旺,五谷丰登美好意愿的雕梁画栋旧痕,正无声地向来人展示着一个望族曾经的旧时光。也因为这个缘故,烟火崖村尚文之风甚浓,过去村中长期开有私塾,为烟火崖培养了一代又一代德才兼备的人才。
     通过朱阳镇文化旅游办主任王治恩和朱阳村支部书记王治平的共同努力和积极申报,2017年朱阳镇朱阳村烟火崖“郭家大院”成功审批为国家级传统古村落。至2017年底郭家大院传统古村落修缮项目一期工程的房屋修缮、供排水及村中道路硬化工程已基本完工,随着工程进展也逐渐吸引了当地及外地游客陆续前来观光体验。2019年7月,三门峡市虢国文化研究会研学基地在烟火崖村挂牌。对村里的“郭家大院”及郭姓文化进行保护性开发,让古老的郭姓文化得以传承和发扬。
     烟火崖村又是一块英雄的红色热土,现村中“烟火崖皂角古树”,经历了岁月沧桑,见证了一段段辉煌的历史。数百年来虽饱经风霜,却依然枝繁叶茂,守卫着古烽火台的烟火崖村,护佑着勤劳朴实的烟火崖这一方百姓。人们也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保护着这一棵古树。这是一棵烟火崖村先辈们栽植的皂角树,是烟火崖村的风脉树,更是一棵见证了红军与人民群众军民鱼水情的“红军树”。
     五里墩台至鱼奋沟口,老百姓称它为“红军路”,那是1936年10月12日,由陈先瑞率领的红二十五军第七十四师从卢氏经美山在新店村教场坪消灭了拦阻红军前进的保安团“黑衣队”,分两路会合烟火崖村,朱阳保安团向红军发起了进攻,敌我双方在烟火崖村下展开激烈战斗,红军战士英勇杀敌,利用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击溃了装备精良的国民党保安团,最后保安团溃败,逃窜龟缩在莲花寨内。
     烟火崖村的村民们看到红军战士露天宿营在这皂角树下附近的四个打麦场而不打扰村民。都感到这不是一支普通的军队。经过红军的宣传,才知道“红军来自穷苦百姓,是为穷人打天下的军队”。中午,红军战士就在这大场里开饭。开饭时,群众拿出自家饭菜让战士们吃,红军战士们一再谢绝,乡亲们执意相让。在实在无法谢绝的情况下,凡吃了老百姓所送饭菜的都一一付了钱,一碗饭一个铜子,一碟菜一个铜子,就连吃一个牛心柿子也付一个铜子。红军纪律严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对老百姓秋毫无犯的优良作风见证了红军是一支全心全意为穷苦大众求解放谋利益的军队。老百姓称这四个大场为“红军场”,是红色的圣地。
     抗日战争时期,虢略镇至朱阳镇被划为灵宝抗战的第二防线。朱阳人民奋起抗战,在烟火崖制高点“墩台”挖战壕,修碉堡。筑起了日军难以逾越的一道铜墙铁壁。使日寇“穿越朱阳,进犯陕西”的美梦彻底破灭。
     1946年10月15日,中原解放军第四军分区在“反清剿”最大的透山寨伏击战中,打垮了国民党陕州独立旅所辖三个步兵团和一个炮兵团近万名兵力,军事上打出了威风,政治上极大地震慑了敌人。烟火崖成为透山寨战斗的主战场。中原解放军第四军分区第七团扼守制高点居高临下,打垮了国民党军队的一次又一次疯狂进攻,在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下,赢得了最终的全面胜利!
     2018年初,烟火崖村郭姓后代郭斌斌担任该村的村民组长,而这时候的烟火崖村,基本上已成了一个空村,逐步富裕起来的村民,改变了民居观念,从地理位置居高,生存条件恶劣的烟火崖村移居到朱阳街,原来的村子居住的人家已所剩无几。
     针对这种情况, 郭斌斌同村里几个代表商量利用正月十五元宵节之际动员村民自发捐资在烟火崖搞了一次文化活动,这样既提高了郭家大院的知名度,又给烟火崖增加了人气。元宵节当天他们邀请了“灵宝蜂窝煤组合”,“灵宝山歌会”,朱阳村也派出了秧歌队前来助兴,观看演出的人数达一千多人,场面十分壮观,此项活动朱阳村委给予了大力支持,朱阳村支部书记王治平还邀请镇党委政府领导前来观看,镇党委领导对此次活动及郭家大院的修缮给予了高度评价,烟火崖郭家大院也在一夜之间传遍了整个灵宝。
     深入挖掘现有的古文化资源,红色文化资源,倾力打造研学旅游是烟火崖正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村庄以红色革命意志为载体,以红色文化为核心,让红色旧址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助推烟火崖乡村振兴。郭斌斌与有“朱阳红色文化活字典”之称的朱阳镇革命老区办主任王治恩和本村曾在灵宝燕子山景区做过设计规划的“土专家”薛银生,他们三人经过多次商议,根据烟火崖被定为“国家级传统古村落”并已开始修缮;加之国家提倡红色文化传承,烟火崖现仍保存有战壕、猫耳洞、土碉堡等战斗工事遗址;村里群众对宣传也一呼百应,大力支持。经认真分析后,他们认为目前已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是开发烟火崖红色文化旅游的有利时机,分析论证后他们三人都信心十足,热情高涨,决定把打造烟火崖红色文化旅游作为一项主要的公益事业做起来,并进行了分工:郭斌斌负责全面协调,薛银生负责设计施工,王治恩负责宣传解说。说干就干,薛银生绘好“红军门”的图纸,郭斌斌安排好木工三四天时间就把“红军门”做好了,同时他又请灵宝著名书法家陈正题写“红军路”,刻在了“红军门”牌匾上。立“红军门”当天村民自发的来了40余人拉绳的拉绳,扶杆的扶杆,很快就把“红军门”立了起来,紧接着他们又对“红军树”进行了包装,绿荫如盖的皂角树上,祈福的红丝带随风飘荡,“红军树”几个烫金的大字熠熠生辉,又从遥远的涧河拉来了巨石,并写上了“红色胜地欢迎您”几个朱红色大字,还从30多里地拉回来200于株松树,栽植坡塬沟畔,村民的齐心协力和对红色文化传承的热情实在令人感动。
     2019年4月,烟火崖迎来了“重走红军路,缅怀革命先烈”的第一批客人——灵宝市工信局。他们与村民共同为红军路举行了揭牌仪式。
     2019年5月,卢、灵、洛豫陕两省三县作家协会研学基地在烟火崖村挂牌,特邀新四军老战士李桃讲说当年革命战斗经历。三门峡日报社党委书记、社长、三门峡市作家协会主席孟国栋发表讲话,他希望作家们珍惜机遇,聚焦社会现实,创作出无愧于新时代的精品佳作。通过此次采风活动,作家们或诗或文或咏或歌,又一次在烟火崖唱响了红色主旋律,犹如当年的星星之火正以燎原之势在朱阳这块红色革命老区的土地上熊熊燃烧。通过三县市作家们的作品不断发表,使烟火崖红色文化得到广泛宣传,烟火崖的知名度也随之有了进一步提高。
     2019年7月,三门峡市虢国文化研究会研学基地在烟火崖村挂牌。
     2019年,三门峡军分区梁司令员一行10余人来烟火崖村重走红军路。
     2019年,单日重走红军路最多的人数是三门峡二中师生及社会各界人士1480人步行6公里,村民们像迎接当年红军一样烧绿豆茶、水果捧送到“红军”手中,场面十分感人。
     2019年来烟火崖重走红军路的还有三门峡国税局、工商局、三门峡海关、陕州区水利局、工信局、灵宝市宣传部、纪检委、文旅局、市教体局、安监局、审计局、电业局等二十余家单位一万余人瞻仰“红军树”,重走“红军路”,接受革命传统教育。
     每当有单位来重走红军路时,王治恩都积极为烟火崖做义务讲解员。通过他的讲解对烟火崖红色文化的宣传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使烟火崖的知名度进一步提高,为搞好招待,村民自发捐资购买了音响设备和就餐桌椅,村里妇女门积极义务前来帮忙做好“红军饭”,她们没有报酬,没有怨言,每次活动都能提前上好绿豆茶给客人解暑,男人们义务为“红军”带路,全村人都把游客当做自家亲人一样招待,使游客高兴而来,满意而归。
     由于烟火崖资金困难,薛银生、王治恩又建议郭斌斌让全体村民共同参与,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入股自愿,退股自由。以股份制形式参与红色旅游开发。把这一想法给村支部书记王治平、村委主任刘玉生汇报后,得到村两委大力支持,郭斌斌、薛银生带头出钱出力,投身红色文化旅游的道路建设,在红军路修复过程中,损伤到村民的树木和部分土地,村民都毫无怨言,无偿支持。郭斌斌和薛银生始终坚持施工一线。在他们的带动下,村民也积极出钱出力纳入股份,干得更有劲头。经过二十余天的苦干,目前已整修红军路3公里,筹措资金12万元。为下一步红军路的绿化和基础建设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紧接着又进行“红军路”的绿化,在尽可能保持原始自然景观的同时,烟火崖人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男女老少齐上阵,人工植树绿化行动搞得轰轰烈烈,干劲十足,为保证苗木成活率,他们组织劳力担水,把全部树苗浇了一遍水,通过全村人的共同付出,现已绿化面积达300余亩,让青松翠柏烘托“红军路”两侧,使人们在庄严、肃穆的环境里,缅怀革命先辈的丰功伟绩,敬仰之情便会油然而生;接着就是要建红色体验基地,让游人穿一次红军服,听一段红军战斗故事,重温一次入党誓词,重走一段红军路,唱一首红歌,吃一顿红军饭,让游人真正体验一次红色文化的洗礼,把烟火崖村红色文化打造成一张吸引游客的名片,让游客在领略人文、自然景观后,对烟火崖的红色文化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带动烟火崖村整体经济全面腾飞。
    朱阳村党支部书记王治平、村委会主任刘玉生,他们对烟火崖村群众不等不靠自觉行动,寻找出路发展经济的行为表示赞赏,大力支持,积极准备争取上级资金,打造红色文化旅游,传承先辈的革命精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竭尽全力为人民群众谋福利,使烟火崖村的红色文化旅游成为造福百姓的民生工程。
     弘农涧河经久不息的潺潺流水,默默地见证着伏牛山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在历史烟雨中的变迁,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不变的是人们向往美好的心,正是这颗心支配着当年的红军不怕牺牲视死如归;正是这样的追求才有了几十年后新一代的烟火崖村人薪火相传打造红色文化旅游的精神,只要有了这样的精神,风雨中的烟火崖村,就会青山永在美景永存。红色旗帜也将会在烟火崖上永远迎风飘扬,烟火崖的红色印记会随之传播到四面八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扫描微信二维码

查看手机版网站

随时了解更新最新资讯

微信号:lb72500

在线客服(服务时间 9:00~18:00)

在线QQ客服
地址:灵宝市涧西区建设路东
电邮:5680398@qq.com
QQ:5680398

版权所有 灵宝热线 X3.4© 2019-2029 豫公网安备 41128202411302号( 豫ICP备09024669号-2 )